悉尼跨年庆典烟花表演将如期举行市长望籍此为山火筹款

中新社悉尼12月24日电 (记者 陶社兰)悉尼市长克罗芙·摩尔24日表示,整个悉尼都为山林大火所带来的重创而深感悲痛,希望利用跨年庆典的影响力,为受灾民众筹款,提升社会关注。

澳大利亚近期持续山林大火,令民众对悉尼一年一度的跨年烟花表演是否如期举行莫衷一是。摩尔说:“悉尼跨年庆典将世界各地的人民团结在一起,传递着对新一年的希望。我们虽然不能取消跨年庆典烟花表演,但可充分利用这场庆典的强大影响力,为澳大利亚红十字会救灾复原基金筹款。”

然而,一向热衷炒作新疆人权的某些西方媒体,此时面对这两部纪录片却几乎集体失声。《国际锐评》评论员特地进行了搜索,除了法广等媒体外,鲜见西方主流媒体对两部纪录片的完整转发和报道。即便有关于涉疆纪录片的报道,也往往对纪录片内容避重就轻,甚至只字不提。而美国那些上蹿下跳、鼓躁国会通过所谓“2019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的政客们,也似乎突然销声匿迹,不见把常挂在嘴边的“人权”、“民主”、“自由”等旗号再打出来惹骂了。

铁证如山!如果有人对新疆为什么要开展反恐和去极端化斗争仍存困惑的话,那么看完CGTN播出的这两部英文纪录片,稍有良知的人就会完全明了。如第一部纪录片《中国新疆,反恐前沿》,还原了2009年乌鲁木齐“7·5”事件、2013年北京“10·28”暴恐案以及2014年昆明“3·1”暴恐案等部分原始视频,用大量客观事实记录了中国为应对“三股势力”威胁所付出的努力和牺牲;另一部纪录片《幕后黑手——“东伊运”与新疆暴恐》,则以严酷的事实细致展现了“东伊运”的种种恶行,包括灌输极端思想、煽动民族仇恨、毒害妇女儿童、制造暴恐事件等,以无可辩驳的事实揭露“东伊运”是国际恐怖主义体系中的一部分,威胁的不仅仅是中国,而是损及全球共同安全。

不过,在儿子和阿森纳之间,当父亲的总会选择前者,当万-比萨卡问父亲:“这场比赛,我发挥出色和阿森纳赢球之间,二选一,你选哪个?”安布罗伊赛回答说:“我选你发挥出色,因为我希望你一场一场的提高,并且表现出色,这比阿森纳赢球更重要。”

不论是大银幕作品《烈火英雄》《暴裂无声》《我不是药神》,还是荧屏上的《延禧攻略》,这些年谭卓出演的作品,都得到了观众和评论界认可。

悉尼市政府已为援助旱灾和森林大火捐赠了62万澳元,同时还会提供卡车、人员和实物援助,以协助急救部门的救灾和清理工作。摩尔呼吁所有在跨年夜造访悉尼的人们和围坐家中观看电视转播的观众,能通过在线筹款链接向红十字会救灾复原基金慷慨捐赠。

在《被光抓走的人》和《误杀》中饰演的都是“妻子”的角色,即便类型相同,谭卓对角色还是有着自己的考量:“《被光抓走的人》里面的张燕,是银行的大堂经理,就像是我们身边万万千千平凡的人;《误杀》里面的阿玉,她们的家庭是移民家庭,她在一个异国的环境里,加上家境非常一般,所以我希望把她塑造成一个小透明,平常不太喜欢表现,躲在男人背后默默任劳任怨的角色。”

在她看来,这两部电影都是非常有诚意的作品,“它们都是不错的电影,更有意义的是,这两部我们并不是蛮干,而是大家有很多巧思,一直在为中国电影向前走进行积极的开拓。”

24日,悉尼市政府还公布了这场全球最精彩的跨年派对上,为迎接新年而配合推出的配乐歌单。其中包括由创作歌手蒂娜·艾瑞娜、上世纪80年代红极一时的摇滚乐队Crowded House、当代电子音乐组合Peking Duk、澳大利亚著名音乐人希雅、知名音乐制作人Fisher等全澳乐界精英奉献的热门金曲,以及美国、英国、加拿大、挪威等国音乐人的作品。

亨利让他们爱上阿森纳

作为一位从文艺片中走出的女演员,近年来在商业片上成功,并未让谭卓改变初心。“很开心的就是我可以适应这个宽度,不仅是文艺片,商业片也可以去理解和表达。”她同时坦言,即便现在有了很多商业片的选择,“我依然不会放弃文艺片,还是希望能选择打动我的东西,而不只是某种电影的形式。因为形式是死的,只有内容是活的,有血有肉才会让人血脉贲张、有很强烈创作欲望。所以只有在创作里面是活着的时候,这个事情才是有意义,我才有可能做出一个好东西。”

两部新片上映之际,谭卓通过微信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当不少同龄演员都在喊没戏拍,焦虑感十足的时候,谭卓却一直戏约不断,并屡屡推出佳作。她坦言,自己并没有过多的焦虑感。“我唯一的焦虑就是自己太忙了,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做其他的准备。”而面对越来越多的商业片选择机会的时候,谭卓依然坚持不放弃文艺片,“我还是希望能选择打动我的东西,而不只是某种电影的形式。”

《苹果日报》由“叛国乱港四人帮”之首黎智英于1995年创立,在此次香港修例风波中扮演了极不光彩的“带路党”和“幕后黑手”角色。半年来,《苹果日报》已多次凭假新闻和炒作话题成功抢镜。谎称尖沙咀非法示威中被捕的暴徒只是“没有装备的年轻女子”,结果自家的照片却显示该女子手持激光笔;在目击数百暴徒挥舞刀、棍、铁枝袭击6名警员时,《苹果日报》记者却把镜头一味对准自卫的警察;死者陈彦霖的母亲公开表示女儿是自杀,《苹果日报》竟用整版文章继续质疑死因、造谣警察“杀人灭口”……

悉尼跨年庆典将从31日晚7时开始,澳大利亚土著民族传统仪式《欢迎来到这片土地》和烟熏礼以及王牌飞行员迈特·豪尔的飞行特技等将相继上演。重头戏无疑是总长8分钟的家庭烟花表演及总长12分钟的午夜烟花汇演,分别在晚9时和午夜零时上演。(完)

香港警队此次主动出击,去信《苹果日报》直斥其非,令人精神一振。面对当前乱局,香港不能只寄望于“谣言止于智者”,正义要得到伸张,当务之急是让“谣言制造者”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把他们的丑恶面目公之于众,掐断其继续兴风作浪的后路。

对于父亲的话,万-比萨卡微笑着说:“回答的很好。”

《苹果日报》祸害香港20多年,不仅以“腥膻色”污染香港媒体风气,毒害几代年轻人,更在政治上用力极深,每当有机可乘,便以头版大标题和大量版面大肆煽动市民上街,甚至煽动年轻人去“殉道”、送死。“警察开枪杀人”“学生被警察推下楼坠亡”“抗议者被遣送内地”……“黄媒”几乎每天都在制造新的谣言。以《苹果日报》为代表的“黄媒”为何如此毫无职业操守,甘当外国鹰犬,必欲乱港而后快?这里有历史遗留原因,也有现实原因。

万-比萨卡的大哥凯文却说:“看你和阿森纳交锋,对我来说很难选,我希望你们打平吧。”万-比萨卡则回答说:“我始终会努力争取胜利。”

在美国国会通过所谓 “2019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公然干涉中国内政的当下,上述两部涉疆纪录片无疑起到了澄清事实、以正视听的作用。它们不仅让国际社会进一步看清了新疆问题的真相,也更加看清了西方媒体与政客“选择性失明”、装聋作哑背后的做贼心虚与虚伪“双标”。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西方媒体与政客根本不关心受到暴恐威胁的新疆各族民众的人身安全,他们只不过是打着所谓人权、民主、自由的幌子,行诋毁抹黑中国之实,干的是企图遏制分裂中国的勾当,谋取的是政治私利,令人极度不齿。人们不禁要问:难道美西方政客这么快就忘记了“9·11”的惨痛教训?

香港警察是谣言和抹黑攻势最大的受害者。此对“毒苹果”,不能听之任之次修例风波中,香港警察长时间超负荷地奋战于第一线,血肉之躯要面对暴徒的燃烧弹、弹弓、砖头、铁棒、腐蚀性液体乃至弓箭和利刃袭击,在始终保持高度专业克制执法之余,精神上还要承受内外反华乱港势力的群起而攻之,蒙受“暴力镇压”“滥暴”的冤屈骂名。警队是维护香港治安的支柱,是守护社会秩序的最后一道防线,不能让这些铁骨铮铮的汉子流血流汗又流泪。

纪录片还原新疆和田劫机事件 恐怖分子计划效仿911 【6·29新疆和田劫机事件】2012年和田飞往乌鲁木齐的航班上,6名“东伊运”恐怖分子计划效仿911,冲击驾驶舱并试图点燃爆炸物,最终被制服。一位见义勇为的乘客说:“如果我去到那边把他们制住,我还有飞机上的其他人,有生还的机会。”

香港止暴制乱要取得积极进展,阻击谣言是迫切的重要一环。谣言多飞一会,对城市的破坏就加剧一分;谣言早一点现形,正义的一方就能获得更多人心。面对某些媒体的选择性报道、反对派隆隆作响的“文宣机器”、西方政客的“有色眼镜”,香港的“谣言粉碎机”亟需高效运转起来。

“黄媒”肆虐之下,香港社会存在严重的信息不对称现象,市民被迫接触大量扭曲变形、偏颇虚假的讯息。香港特区政府、执法和司法部门和社会各界需要共同努力,完善狙击谣言、惩治假新闻的法律工具和监督机制,最终重建良好的媒体和舆论生态,还社会以风清气正。

奉劝西方一些人认清现实,不要在抹黑污蔑新疆的道路上走到黑,否则只会为恐怖主义发出错误信号,最终自食恶果!

“当我们来到这个国家的时候,亨利正在巅峰,每个人都知道他。当阿朗(万-比萨卡)成长时,我管他叫‘蒂埃里-亨利’。作为阿森纳球迷,我们一家都会坐下来看这场比赛的。”

一方面,成立于港英时代的“香港记者协会”,手握“发记者证”大权,却有着50年不变的“反中”立场,对香港的新闻生态造成极为负面的影响。香港回归以来,香港记协权力层始终被泛民把守,其中多人与“壹传媒”有密切关系,因此记协也有了“壹传媒记者协会”的外号。另一方面,作为自由港的香港,对外国势力渗透、收买、控制媒体,客观上缺乏防御屏障,也使得一众“黄媒”更加得势猖狂。

就像CGTN播出的涉疆纪录片末尾所说,你眼中的中国新疆是什么样子,主要取决于你所采取的视角和所交谈的对象。西方一些人基于“以疆制华”的险恶图谋炮制出的“新疆”绝不是真实的图景,而是赤裸裸的造谣与抹黑,是在为恐怖主义张目!涉疆问题绝不是民族、宗教、人权问题,是反暴恐和反分裂问题。